【夫妻性事】(01-04)【作者:邪魂无叶】   人妻小说 
字数:4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我的第一次

  我今年30岁,妻子蕾蕾与我同岁,我俩是大学同学,在大学的尾巴恋爱,毕业后又因为考研异地了3年。妻子人很美,身材有点胖,不过我喜欢这种肉肉的,操起来很舒服。我俩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是第一次。还记得那是我们大五毕业,我们俩都是第一次考研失败准备二战,于是便合租了一个2室的房子。
  男人的本能告诉我,可能会发生什么,但是又自欺欺人的认为我们是哥们,不会有啥的。结果好像就是搬进去第三天还是第二天来的,我俩就睡一起了。蕾蕾之前有男朋友我是知道的,而且她平时和我们一起玩的也很开,意料之中她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我也不介意这个,或者说,反正更喜欢呢。

  可能是第一次对人都有影响吧,我在大学算蕾蕾,一共处了3个女朋友,第一个短短一个月就吹了,太单纯,就亲亲和摸了上面,死活不让我动下面,后来感觉太不适合,就分了。第二个女友,赵晓涵,是个尤物,就是老司机,经验丰富,我的性启蒙老师,每天被她各种调教,她让我看到女人淫荡的美。那是我的第一次,被第二个女友无情夺走,而且她还说了这么一句话:「想不到你竟然是处男」。我也不记得当时什么心情,总之很复杂。当时的情景是,我们俩在教学楼的顶层,很少人来的地方亲热,她把我挑逗的欲火焚身,当然气氛正浓,我这小鲜肉正期待人生第一次,准备提枪上马时,她在我耳边说道:「刚子,我不是处女了,你介意吗」。

  当时的心情至今未忘,酸涩而又心痛,眼前的女友是那么性感迷人,看我的眼神也是欲火焚身,可是这样的女友,却曾经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亲吻、抚摸,甚至用他黑粗的肉棒插入女友的阴道。一副完美的水墨画,却被人肆意涂鸦。一朵娇艳玫瑰,却被人随意践踏,你让给我这爱花的人,心碎却又无可奈何。
  第二章。我能怎么办啊,当然是原谅她了。

  当时的我正面临20年以来,第一次破处的机会,而且精虫上脑,别说她告诉我她不是处女,就算她说她是男的变性过来的,我估计我的答案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毕竟处男的野望是无法想像的。经过0。01秒的卡顿,我温柔的把她抱在怀中,轻吻她的额头后,在她耳边说道:「傻瓜,都什么时代了,我不在意那些的,我爱你的一切」。说完深情的对视一秒钟后,又开始激烈的舌吻下去。不管她当时信没信,反正是热情的配合物,额,应该说是引导我。于是,在这个阴暗的教学楼楼道里,我完成了男孩到男人的转变。

  事后回想,她当时那种情景下问我这个问题,好像根本就没给我选择的机会吧,基本上男人不会有第二种答案吧。第一次极其的丢人,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擦边射」。在我羞愧欲绝的时候,她竟一副惊喜的样子道:「你竟然还是处男啊?我赚大了」。我「……『」。

  没破处之前,虽然有时候也会看AV打飞机,但是并不频繁。但是有了第一次之后,仿佛开启了身体的某个封印,满脑子都是晓庆的肉体。想着她娇艳的容貌,想着她抚媚的笑,想着她白嫩而又挺拔的酥胸,想着她双腿间温暖通道,想着她稀疏的阴毛。

  第二天,我俩忍不住来到学校对面的宾馆开了间房,第一次开放心里贼jb紧张,特别害怕遇到熟人,那时候也是单纯,就没想到去个远点的宾馆。我记得是中午开的房,我俩进去之后先洗的澡,然后就开始做,那是我人生的巅峰,做到下午5点钟左右,射了7次,仿佛把积攒了20年的欲望一下子都发泄出来了。后来我在做的时候,还没射jb就软了,当时还挺害怕。然后依依不舍的退房,吃个饭就回宿舍了。回宿舍的时候是7点不到好像,我躺床上就睡着了,睡到晚上10点多醒了,揉揉眼睛,又睡着了到第二天天亮。

                第三章

  可能是第一次是在教学楼发生的原因,也可能是喜欢刺激,后来我俩经常在那个楼道里调情,甚至做爱。晓涵对我的爱是真诚的,对我们的性是淫荡的,给我吹箫,给我手淫,满足了我对性的一切幻想。那时候我想,最幸福的事情也莫过于此了吧。

  我俩都太年轻,也太任性,也许都很爱对方,但是却不愿意退让,总会因为一些斤斤计较而闹的很不愉快。后来终于在分分合合中落幕。

  回忆起赵晓涵,总是桃色的,也许是她那奔放的性爱给我带来的冲击,总之,是放下了,虽偶有想念,却不曾后悔。很感谢她带给我的快乐,释然了我们曾经的不快,淡淡的祝福她吧,听说已经结婚了,估计她的老公会很性福。

  人本来都是一张白纸,经历不同的人,便涂上了不同的色彩。我的初恋不提也罢,基本没什么影响。那最开始给我涂色彩的应该算是赵晓涵了。她给我带来的影响很多,最深刻的就是性了。因为在我第一次的时候,她告诉我她不是处女,那种争扎与酸涩的感觉,一辈子都无法释怀。也因为她,我爱上了被女人吹萧的滋味。

  第三个女友便是我现在的妻子蕾蕾。我们是同班同学,大学的5年关系都很好,但是那时候都把对方当成哥们,我们有共同的爱好,都爱打游戏,她也总和我们一帮男生在一起玩。要说动心,大概是大四的时候,有一阵子我们晚上总是在网吧打lol,那时候已经都住在校外准备考研,每次玩到10点多时候,蕾蕾都让我送她回家,静静的夜晚,二人独处,心理面总是有些异样,但那时候蕾蕾有男朋友,不过是异地,也没有过多的想法,算是个种子吧。

  后来大五毕业,我俩一起合租,有一天晚上蕾蕾在我屋子和我聊天,聊着聊着她便躺到我床上了,气氛也越来越浓烈,我翻身压在她身上便开始亲她,她好像也早有准备,没有反抗,只是问我,是认真的吗?我没回答,只是亲她,渐渐她也开始配合我。我的手开始揉她的胸,左手不停的揉捏,隔着睡衣感觉到的柔软是那么销魂。蕾蕾这时候也主动伸出了舌头和我相互纠缠,我俩不停的吸允对方。我脱了上衣,然后把蕾蕾的睡衣推到胸以上,露出了她粉色的胸罩,蕾蕾是那种有些胖,胸部很大的女生。距离上次性爱好像已经好几年的样子,终于再次看到真实的奶子,给我激动的不行。匆匆忙忙解开了蕾蕾的胸罩,露出了两个挺拔白嫩的奶子。左手揉捏左侧乳头,嘴里含着右边的乳头。蕾蕾双手搂着我,在我后背抚摸,这时候我已经硬如钢铁。

  在我含着蕾蕾乳头的时候,她自己把睡衣脱了,这时候已是箭在弦上,我快速的脱掉裤子和内裤,挺立的老二映入蕾蕾的眼前。蕾蕾配合我脱掉她的内裤,不同于晓涵稀疏的阴毛,蕾蕾的阴毛浓密而旺盛,分不清哪种更美,各有各的好吧。我用手指进去探了下,早已经是泥泞不堪,还想继续用手指揉一会儿,蕾蕾说:「不要用手指,我不喜欢」。我一听,如获圣旨。言下之意不就是喜欢我用鸡巴么。

  于是赶紧扶着鸡巴,贴着蕾蕾的逼缝,蘸了点蕾蕾流在外面的淫液,缓缓插入,仿佛配合了千百遍,我们俩异常的合拍,毫无阻碍的进入最深处,感受鸡巴被温暖的湿滑的腔隙包绕挤压,滑滑的,嫩嫩的,紧紧地,蕾蕾随着我的插入,嘴里压抑着「啊,嗯,」的微弱呻吟。

  蕾蕾的呻吟是压抑的,也许是我的技术不到位,可能没有给她那么大的快感,也许她就是觉得害羞。当时我的心跳估计120以上,终于完成了灵与肉的结合。全插入过后,开始慢慢的抽插,双手揉着她的大奶子,压在蕾蕾的身上,下面轻柔抽动,不敢抽插太快,害怕太早射出来。蕾蕾开始主动吻我,伸舌进入我嘴里,像快渴死的鱼。我俩越来越动情。蕾蕾在我耳边说「刚子,快点」。我抬起身来,双手扶着床,下面开始加速并大力的抽送,蕾蕾的叫声也开始提升,身上开始潮红,渐渐有汗流出来,呼吸也越来越重,但是淫语的没有的,只要「嗯,啊」的这种呻吟。我问她「爽吗?」。「爽,啊,啊」。「喜欢我草你吗」「喜欢」。抽插了一会儿,蕾蕾一副受不了的样子道:「再快点,我要来了」。我一听,赶紧加快速度,屋子里这时候只有「啪啪啪」的声音和蕾蕾的「嗯嗯啊啊」,好像暴风雨前的宁静,终于在蕾蕾一声大声的「啊!!」中,身下的女人全身突然出了一股汗,身体一下子变柔软,刚才全力配合我做爱的力气完全消失,下面也感受到一阵喷发。她高潮了,我这时候也差不多了,蕾蕾一旦高潮,就完全不愿意动弹,躺着任我插,也不回应,我动了几下,感觉要射了,感紧拔出来,射在了她肚子上。

  完事了我俩并排躺着,我搂着她。感受着她高潮后的湿淋淋的肉体。她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处女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为什么这么问呀」。蕾蕾白了我一眼:「你刚才要是把我当处女,能那么对我么」。她说的也对,男人对处女和女人是不一样的。我当时也不知道咋想的,说「你看起来就不像啊,很开放的样子」。估计蕾蕾也是气乐了,打我一下「我怎么了,怎么就不像了」。我这时候才意识到说错话了,感紧赔不是。

  从哥们一下子变成情侣,心里还有点复杂,一下子没转变过来,但是女人却能很快适应角色,我还在纠结的时候,蕾蕾已经开始以女友的身份问我和我前女友的事情了。我俩开始聊天,聊我们的过去,聊对方的前任,感觉聊什么都很有意思。

                第四章

  第二天正在我上课的时候,蕾蕾喊我出去说有事和我说。我正听不进去呢,背着书包来找她,一上午不见,还真想她了。见面后,小家伙拐弯抹角的问我昨天是一时冲动,还是真的喜欢她。这种问题哪里有第二种答案啊。回答后她明显高兴的样子。又问我,到底是想做朋友还是恋人,很严肃的样子,而且告诉我,就算做朋友,偶尔也可以啪啪啪。妈的,当时我内心犹豫了100秒,但是现实中,我立马答到「当然是恋人啊,我喜欢你,又不是仅仅想和你做爱,我想照顾你,爱你,和你结婚,和你永远在一起」。看着她弯弯的睫毛,迷人的笑脸,我想就这么和她一辈子也很幸福啊。

  在一起之前,看到的都是对方的优点,在一起之后,特别是住一起之后,就要学会忍受对方的缺点,磕磕绊绊,吵吵闹闹,我俩算是挺了过来。生活虽不是尽善尽美,但是每天的啪啪啪确是让我乐不思蜀。仿佛又到了天堂,两个人有无穷的欲望。不需要前戏,脱了裤子就插进去,立马就湿了,我俩仿佛都是对方的春药。

  快乐的日子本来这样一天一天过挺好的,直到有一次我的一个同学来访。我和蕾蕾在一起没有和任何人说。同学的突然到访,意味着我和蕾蕾的二人世界被打断,而且还要分床而睡。于是蕾蕾搬回来她原来的屋子,我和我的同学睡一张床。

  同学来的第一天请我和蕾蕾吃的鸡公煲,晚上一起上网,以前我们也是总在一起玩。第二天早晨我起来之后,打算去买点早餐,但是又觉得把我同学和蕾蕾独自留在屋里不太好。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我仿佛被魔鬼俯身竟突然有了快感,思维开始发散,蕾蕾和阿伟独自在一个屋子里,俩人会不会发生点什么,我仿佛吸食了鸦片一样,明知不好,却停不下来。内心争扎犹豫了一会,欲望战胜了理智,我把我屋子的门打开,并给蕾蕾的屋子打开一条缝,(因为有我在的原因,蕾蕾睡觉不锁门的。)

  仿佛是有人追杀我一样,我匆忙的跑到包子铺,买了早点,又匆忙跑回来了家,回来的路上,脑子里全是懊悔,那种酸涩的感觉又一次充满了我的心间。回去的时候,蕾蕾已经起来了,看我的眼神怪怪的,也没说什么,吃完早饭阿伟出去办事去了。我和蕾蕾在屋子里看书,这时候蕾蕾过来跟我说:「你就那么放心阿伟啊?把我一个人仍在家里,不怕他做点什么啊?」。我急忙敷衍到:「不看你们都没醒么,而且我很快就回来了,我不是去买早饭了么」。蕾蕾也没多和我计较,事情就过去了 .但是我很悲哀的发现一个事实,我的潜意识里希望自己的女友,和别的男人发生点什么,那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糟蹋、掠夺、蹂躏的酸涩感,让我欲罢不能。好像回到了我第一次时前女友问我「我不是处女了,你还爱我么」。我仿佛着了魔。

  日子一天天过,我以前看AV,黄书都喜欢看强奸的,把自己代入进去,幻想着强奸那些美女。后来看这些感觉没那么有意思了,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一本名叫《准夫妻性事》的小说。仿佛一棍子打醒了我,书中男主很爱他的女友小静,但是却又很喜欢小静被别的男人上,希望小静变的淫荡,希望小静得到不同男人的快乐。阔别已久,终于再一次完美的代入到书中,书中男主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我内心的渴望。终于完全明白自己内心的欲望,终于打开了枷锁。于是我在网上搜集各种淫妻的小说、电影,漫画,想尽办法满足内心的幻想。但是我知道,幻想终究是幻想,一旦实现,可能会带来无法估量的后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