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中的母子】(12)【作者:林少暴君】   另类小说 
字数:11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亲人重逢(下)

  咳咳咳,没想到之前许下的承诺无法完成,看来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真是抱歉了,各位。

  嗯…再过两章应该就是大姨  二姨  母亲  主角的4P肉戏了,老实说,我
还真有点没底气,因为我还从来没有写过多P的肉戏,不是很有信心。

  至于有人询问的,帝王公侯的更新问题,我就在这里回复了吧。

  《帝王公侯淫风录》在我结束4P肉戏之后,就会开始更新,而且《帝王公侯淫风录》按照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也很快将要迎来正太主角的一男多女肉戏。
  以上就是我想说的全部内容了。

  哦对了,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会发一些人设图片,也不知道会不会符合各位读者的口味。

  嗯…就仅供参考吧,哈哈。

             ————————

  王志宾突然说外面有情况,我和妈妈以及小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他那激动中透露着兴奋的语气可以判断出,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对我们有利的情况。
  于是,我们三人直接走出了房间,和一脸激动神色的王志宾一起下了楼,当然,妈妈并没有忘记将装着食物的背包也给带上,毕竟在这种时候,食物是十分珍贵的。

  下楼来到发廊之后,我看到何耀山他们正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皮肤黝黑的男人,市长何耀山,还有穿红衣服的黄美琴站在发廊的门后面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而那两个穿服务员制服的女人则是坐在沙发上细声说着什么。
  至于另外两个样貌斯文的男人,则是站在发廊外面负责把守,一旦有意外就会走进来通知大家。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错过了就可能再也不会有!」皮肤黝黑的男人说道,脸上的神情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而是充满了绝决。

  何耀山似乎也同意他的看法,但却有一点犹豫:「马经理,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但以大家现在的身体情况,如果我们出去之后再遇到丧尸的话,就不会有之前那么好的运气了。」

  穿红衣服的黄美琴也附和道:「说的是啊,我们这些天既没吃好也没睡好,能从酒店里逃出来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如果出去之后再遇到丧尸,恐怕真的没力气跑了!」

  「那怎么办?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吗?这可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马经理似乎是铁了心要离开发廊寻求机遇,一副根本没把丧尸的威胁放在眼里的样子。
  看到他们讨论的如此认真,我二姨上前一步,对何耀山问道:「怎么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何耀山还没来得及回答,马经理就先开口说道:「是军队!从枪声中来判断,军队好像是朝着我们这个方向来了!」

  「什么!?」我和妈妈以及二姨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妈妈直接来到发廊门口,闭上眼睛仔细听了一阵。

  「是真的!确实有一股枪声朝我们的方向移动,而且速度很快!」妈妈压抑着兴奋的声音,对着我们说道。

  「真的吗?」我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太好了!军队来救我们了!」

  然而,我刚高兴没几秒,就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不一定是来救我们的。」马经理看了我这个小孩子一眼,然后对在场的众人说道:「大家之前被丧尸困在酒店里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了,如果一直坐以待毙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敢拼一把反而能活下来!」

  「但危险太大了!之前从酒店里逃出来就差点没命了!」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穿着服务员制服的一个女人突然开口说道。

  「但我们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不拼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马经理字字有力地说道:「况且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停车场里的丧尸太多,我们根本解决不了!只能趁现在,绕过停车场,直接朝着军队的方向跑过去!」

  「而且枪声也在朝我们这个方向移动,我们有很大的几率可以遇上他们!」马经理这一番话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既然军队都朝着我们的方向来了,为什么不就在这里等他们来救我们?反而要去冒这个险?」黄美琴看样子对丧尸十分的惧怕,极力的抗拒马经理的提议。
  这时,沉默了片刻的何耀山接过了话茬,说道:「因为我们谁也不能保证,军队究竟会不会来到我们面前,如果他们在距离我们只有一百米的时候就返回了呢?谁也不知道这支军队是抱有什么目的进入这座城市的。」

  「所以我提议,趁着现在军队朝我们这个方向行进的时候,主动离开这里,朝着军队的方向跑过去!或许能够直接遇到他们!」马经理的嘴里说出了这样冒险的话。

  何耀山市长又陷入了沉默,黄美琴一脸的紧张不安与犹豫,那两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女人听到马经理和何市长的谈话之后,就一直在角落里窃窃私语。
  王志宾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看了一眼我二姨,又看了一眼何耀山,肚子里的话最终没说出口。

  这时,妈妈也从门口处走了过来,对大家说道:「我同意这位马先生的话!应该现在就出发!」

  说着,妈妈将背包卸下,放在地板上,说道:「而且,我这里有食物,大家可以先吃一些东西补充一下体力!」

  一听到有食物,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连何市长也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当妈妈打开背包,将里面的食物一个接一个地掏出来时,大家伙直接围了上去。

  「原来有这么多吃的?怎么不早点拿出来?!」一位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看样子是被饿坏了,从妈妈手中拿过一块饼干,直接咬了一大口,差点噎着。
  其他人的吃相也好不到哪去,皮肤黝黑的马经理从背包里拿了一个袋装菠萝面包,同时对我妈妈说了声谢谢;何市长也从背包里拿了一袋饼干,也说了声谢谢,而且态度也没有丝毫做作。

  在门口的那两个斯文男也被叫了进来,和大家一起吃着背包里的食物。
  「唉!你!你别抢啊!」黄美琴伸手要从背包里那一块肉干,却被另一个样貌斯文的男人抢先拿走了。何耀光见此,便将自己的食物分给了她一半。

  二姨看到背包里有这么多食物,惊讶地用一只手遮住了嘴,小声地说:「天呐,小情她的包里原来装了这么多吃的?」

  王志宾也忍不住走了过去,在众人的争抢之中,给自己抢到了一包营养饼干。
  我却是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们,然后扯了扯二姨的胳膊,小声地问:「二姨,你们之前饿了很久吗?」

  二姨将自己的目光从我妈妈身上收回,然后对我说道:「虽然之前在酒店里也有食物,但吃的很差,只能保证不会饿到浑身无力而已。」

  「这样啊…」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个的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的抢着背包里的食物,但从这些人的气色来看,也没有多糟糕的样子,只是有些憔悴而已。

  虽说整个背包都塞满了吃的,但在这么多人的瓜分下,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被瓜分完了。

  妈妈这个时候拿着一盒夹心饼干走了过来,对我身边的二姨说道:「二姐,你也吃一点吧,待会儿可能就要离开了,不吃饱的话,哪儿来的力气?」

  二姨点了点头,将饼干盒收下之后,直接打开,吃了几块。

  妈妈这时弯下腰摸了摸我的头,说道:「小君,妈妈没跟你打声招呼就把你的东西分给大家,你可不要生气。」

  虽然我心里不怎么高兴,但最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我只好在表面上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怎么会生气呢,妈妈以前不是说过吗?分享是美德嘛。」
  妈妈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小君真乖。」

  我脸上一副乖孩子的样子,心里却悄悄地嘀咕了一句:「要是没吃的了,不还是有妈妈的奶水么?」

  很快的,在众人的狼吞虎咽之下,这些食物很快就被吃光了。

  此时,外面的枪声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激烈,妈妈的心也跟着急躁了起来。
  之后,她看着一个个狼吞虎咽的人们,大声地问道:「你们现在决定了没有?要不要一起突围到军队那边去?如果一直犹豫的话,说不定就没机会了!」
  何市长将嘴里的食物用牙齿一点一点的咬碎了,在嘴里磨成碎屑,然后才咽了下去。

  他的脸上时而露出担忧的神色,时而露出犹豫,时而露出紧张,时而又露出严肃。

  最终,这些情绪被最后的坚定所取代。

  「走!大家一起活下去!」何市长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

  「好!」马经理直接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连嘴里的东西都来不及咽,就说道:「我就等你这句话!」

  剩下的两个穿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和另外两个样貌斯文的大哥哥面面相觑,一时间愣住了。

  黄美琴则是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我也一起去!」二姨突然举起手,对何耀山说道。

  何耀山转过头来,望了她一眼,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

  王志宾看到她表态了,一咬牙,也跟着举手说道:「我也去!」

  我的妈妈自然没什么话说,走到我身旁,牵着我的手,说道:「我们母子两个也去。」

  那两个样貌斯文的大哥哥貌似也下定了决心,跟着举起了手:「我们也是!」
  剩下的黄美琴和另外两个穿制服的大姐姐一看,最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男人们都准备离开了,如果就剩下自己这几个弱女子,肯定没有自保能力,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表明跟大家一起去。

  就这样,稍微休息了两分钟后,我、妈妈、二姨、何耀山、王志宾、马经理、两个样貌斯文的大哥哥、两个穿制服的大姐姐,总共十个人,一起离开了发廊!
  王志宾和马经理走在最前面,何耀山紧随其后,女人们则被护在中间,剩下的两个样貌斯文的男人负责殿后。

  由于我还是个孩子,这些大人都对我挺照顾,就让我走在队伍中间的位置;二姨和黄美琴在我的左右两旁,妈妈在前面牵着我的手。

  附近的丧尸似乎都被枪声吸引了过去,所以我们离开发廊之后连续走了好几分钟,都没有遇到一只丧尸。

  但是,从不远处传来的枪声、爆炸声、丧尸嘶吼声却没有片刻停歇。

  大家都紧张地走在大街上,警惕地看着前方和四周,唯恐有丧尸出现,只有我妈妈比较镇定。

  很快的,我们又来到了露天停车场,这一次总共有十个人。

  马经理和何耀山市长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两人的脸上露出了紧张的神色,对我们这些走在后面的人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我们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停车场总共有几十头游荡的丧尸,目前并没有发现我们这些生人,而且远处的枪声也愈来愈近了,但这些丧尸却如同没有听到一般,仍然在原地游走。
  接下来,王志宾和马经理在前面带路,大家都屏住呼吸,迈着小心的轻步,准备不惊动这些丧尸,就这样绕过去。

  还好,这些丧尸虽然非常的可怕,但似乎没有视觉这么一说;虽然我们看见了这些丧尸,但这些丧尸却没有看见我们。

  虽然我对叫做黄美琴的这位大姐姐的印象不怎么好,但不得不说,她在保持沉默不发出声音这一点做的很好,自从离开发廊之后,连大声喘气都没有过一次,而且脚步也放的非常轻。

  这时,我又看了看二姨,发现二姨正猫着身子小步走着。由于没有穿鞋子,只有一双丝袜的缘故,这一双精致的肉脚虽然受累,但也因此做到了无声无息的走动。

  正当一切顺利的时候,正走在我前面的妈妈却转过头来,皱着眉头小声地说了一句:「怎么有股血腥味?」

  突然,我身后的那两位穿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的其中一个猛地一下脸色苍白了起来。

  下一秒,停车场上的丧尸们毫无预兆地发生了躁动,已经腐烂的口腔中发出了浑浊不清的嘶吼。

  然后——朝我们袭来!

  「糟了!快跑!」二姨看到停车场内的丧尸突然狂躁地朝我们袭来,大声地提醒道。

  「怎么回事!?」何耀山和马经理脸色大变,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就把丧尸引来了?

  但是,眼下关头却容不得我们多做思索,妈妈直接一把拉住二姨的胳膊,另一只手牵着我,朝前方逃跑着。

  这么多的丧尸,就算是经过了病毒的强化,也不可能毫发无损的解决掉,更何况妈妈还要保护我和二姨。

  就像是一群狮子追逐着一群绵羊,丧尸在后面疯狂的追逐,我们在前面拼命的跑。

  这一回,简直是要了我的命。

  之前离开家之后,我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然后又在丧尸的威胁下,我提心吊胆的奔跑,好不容易遇到了二姨,在发廊里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却因为妈妈身体虚弱而射出了很多精液给她滋补身体,又耗费了我很多体力。

  本以为只要悄悄地走,就不会惊动丧尸,也不需要耗费多大的体力;现在,身后的丧尸们突然朝我们袭来,我却是两双腿发软,提不起之前的力了。

  但是,求生欲望却驱使着我激发出潜力,就算累的双腿酸疼也必须要咬着牙往前跑。

  这个时候,我已经听到丧尸们的吼声从我身后的方向传来,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那群丧尸已经拉近了一大段距离!

  「我的天!」我在心里忍不住喊了一声,这群丧尸究竟是怎么发现我们的?我们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啊!

  「快跑!快跑啊!军队已经很近了!」何耀山几乎是声音嘶哑的说出了这句话。

  「小君!别停下!快点跑!」妈妈牵着我的手,几乎是拖着我疲惫的身体往前走。我为了不让她担心,只能一边浑身淌汗一边往前奔跑着。

  城市中,一条街道上,一群人就这样被一群丧尸追赶着,唯恐落后半步。而街道两旁的建筑,商店,要么是窗户破碎,要么是墙壁上沾染了鲜血,使这一切看起来如同地狱中的画面。

  但是,比这一切更可怕的是,身后的丧尸——已经快要追上来了!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我只感觉自己的肺都快炸了,气也快喘不上来,脑子昏昏沉沉的,只想现在就停下来休息;实在是没力气了,我一个小孩子的体力根本不可能比得过这些大人,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算好的了。

  可是,现在我如果停下来,结局只有死路一条。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引擎声传来,在我们这些人的耳中,胜过一切天籁之音。

  「前方的平民!快点过来!!」

  一辆装甲车,以强大的马力扬起地上的尘土出现在了前方的街道上,并且在车顶还有士兵操作着机枪,将枪口转向了我们这些人的方向。

  准确的来说,是转向我们的身后。

  「哒哒哒哒哒——」

  枪口喷吐出火舌,连续的枪声响起,与之前从远方传来相比,非常的响亮。
  子弹划过空气,朝我们身后的丧尸飞去。不用回头我都听见了一阵肉体被机枪子弹撕成碎块的声音,还有骨骼被打烂的清脆响声。

  我们依旧全力奔跑着,朝着装甲车跑去,而装甲车也速度不减的朝我们驶来,并且履带上沾满了鲜血,在行驶时直接压出了一道长长的履带印。

  「快!快进来!」装甲车上正操作机枪的士兵一边扣动扳机,一边对我们大吼着。

  也就一秒钟的功夫,这辆装甲车直接一个转弯,来了个漂亮的甩尾停在了我们前方十米处,然后装甲车侧方的车门直接被人打开,一位戴着头盔,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在车内对我们招手,大声喊道:「快点!快点!快进来!」

  我们知道,只要进去了就安全了。

  在机枪的子弹倾泻之下,我们身后的丧尸直接被火力封锁住了去路,同时为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十米的距离,在全力奔跑之下,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妈妈这时直接拖着我冲到最前面,然后一把将我扔上了车,车内的军人也连忙伸出手来将我拽进去。

  「二姐!你快上去!」我的身后传来了妈妈的喊声。

  紧接着,二姨也钻进了装甲车内。

  然后是马经理,接着是我妈妈,然后是何耀山,王志宾,黄美琴,剩下的人也在火力掩护之下顺利地上了装甲车。

  「还有没有人没上来?!」这个时候,装甲车内的军人情绪激动扯着喉咙问道。

  逃出生天的我们来不及多做思考,甚至都没工夫去回答这位军人的问题,只有何耀山市长对这位军人摆了摆手,示意没有。

  「撤退!」得到答复的军人毫不拖泥带水,直接对驾驶室的方向吼了一声。然后伸手握住车门把手,用力地关上。

  「收到!」驾驶室中传来一声响亮的答复,紧接着一阵晃动,我们只听到一阵履带发出的声音,然后车外面丧尸的咆哮声越来越远。

  我们…得救了…

  妈妈抱着我瘫坐在装甲车的内部,我整个人都靠在妈妈的身体上,四肢酸疼无力,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

  二姨瘫坐在我身旁,满头的大汗,双腿的丝袜上也沾满了灰尘,但由于目前没有可以替代的袜子和鞋子,也只能暂时穿着了。

  何耀山和马经理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脖子上,脸上,额头,全都是豆大的汗珠;王志宾和另外两个样貌斯文的男人也没好到哪儿去,都是一副使出了浑身力气之后的疲惫。

  另外两个穿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则是抱在一起哭了出来,黄美琴也是一脸庆幸的在一旁掉眼泪。

  就这样,大概十几秒之后,我昏昏沉沉的大脑才总算是恢复了过来,这时我发现,装甲车内部除了我们这些幸存者之外,就只有一位端着枪的军人,而且他的眼神一直落在我们身上,还带有些许的警惕;虽然手握着枪柄,但手指却没有放在扳机上。

  「我们…我们…逃掉了…」王志宾这时才如梦初醒般的看着众人,当他确定这一切不是做梦时,激动的简直要哭出来。

  二姨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尽力地不让自己失声痛哭,她挪到了我身边,然后抱住了我妈妈,妈妈也激动地抱住了她,姐妹俩就这样互相拥抱着,感受着逃出生天的喜悦。

  何耀山此时却站了起来,向那位军人感激道:「这位军人同志,我是本市的市长何耀山,在此,我代表我们全体幸存者向你表示感谢!请一定要收下!」
  说着,何耀山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位军人听说他是市长,虽然还未确定,但也立即正色敬了一个军礼:「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无须道谢!」

  话虽这么说,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名军人看我们的眼神却始终带有一丝警惕。
  何耀山似乎是憋了一肚子的问题,便向这位军人问道:「同志,可以透露一些外面的情况吗?除了本市之外,其他市有没有出现丧尸?」

  被问的军人脸色瞬间变得严肃,他沉默着用眼神扫视了我们一遍,然后沉声说道:「这并不属于保密范围之内,告诉你们也没有关系,但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此话一出,我们的心中已经泛起了不详的预感。

  「很遗憾,现在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大量的丧尸,主要集中在人口众多的大城市,这并不是单单出现在我国,在其他国家也有这种现象发生。」军人的口中说出的话,让我们的心都凉了。

  没错,我们所在的整座城市都变成了丧尸的乐园,人类的地狱。

  但我们却依旧有着一个念想,万一,如果万一只有这座城市出现了丧尸呢?如果其他地方都安然无恙呢?

  自己的老家依旧一片祥和,自己在远方的家人依旧在牵挂着自己,政府也在积极地筹划救援行动。

  从末日降临到现在,不过十几天时间,连二十天都没有,不到一个月。
  所以,我们这些人的心中始终有一个念想,只要离开这座城市,我们就算是离开了地狱,就能够重新回到人间。

  军队的到来,等于给了我们希望:看啊!还有军队在!国家还有能力来保护我们!丧尸肯定会被清理掉!

  然而,此时此刻我们听到的话,却消灭了我们心中的希望。

  「你的意思是…现在全世界都有吃人的怪物?」马经理此时略显不安地对军人问道。

  军人停顿了一下,然后变得面无表情:「这一点我也不知道,但请你们放心,军方高层已经下达了指示,会竭尽全力地保证民众的安全,而且我们正在与大部队会合的路上,到时候你们的安全更加有保障。」

  虽然他这么说,但我们的心却是凉的。

  「全世界到处都是这种怪物?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黄美琴似乎无法接受这种现实,喃喃地道。

  另外两个穿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却突然崩溃的哭了出来。

  「不…不…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其中一位大哭着,崩溃地说道:「爸爸…妈妈…呜呜…弟弟…我好想他们啊…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

  另一位也好不到哪儿去,嘴里念叨着一些人名,不知道是她的亲人还是朋友,满脸煞白的毫无血色,丢了魂似得。

  军人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应该是想要说些安慰的话,但却没有说出口,而是化作一声叹息。

  妈妈抱紧了我和二姨,脸上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这时,军人身上的无线电响了起来。

  「呼叫015!呼叫015!听到请回答!完毕!」

  军人拿起无线电对讲机,回复道:「015收到!完毕!」

  「报告目前情况!重复一遍,报告目前情况!完毕!」

  「015目前已救援十名平民,正在返回的路上!完毕!」

  「最新指示!暂时中止救援平民的任务!立即去救援陈博士与苏博士!完毕!」
  「请求重复,完毕!」

  「我军已获得陈博士与苏博士的准确位置,请立即停止救援平民的任务,一切以救援陈博士苏博士为先!位置已标记在雷达上!完毕!」

  「收到!完毕!」

  短短的十几秒,军人与无线电的这番对话却让我们大为惊愕。

  「这位同志,停止救援平民是什么意思?」何耀山一下子有些担忧,对军人问道。

  军人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对着装甲车的驾驶室位置大吼了一声:「大刘!调整路线!」

  「我又没聋!」驾驶室内传来了同样的吼声。

  然后,我们这些在装甲车内部的人只感觉一阵颠簸摇晃,一个个的差点被晃吐了。

  但比起一阵颠簸,我们更关心的是刚刚从无线电传出来的那些话。

  「军人同志!我们好不容易从丧尸手里逃出来,你们总不能丢下我们吧!?」黄美琴听到无线电里的「暂时中止救援平民」这几个字,一颗心直接提了上来,难不成这些人民子弟兵会把自己抛下不成?

  「这位女同志,请你放心,我们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位中国公民!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你们的安全!」军人正色说道,但又补了一句:「但是,目前上级给我们的指示是一切以救援陈博士苏博士为先,所以我们暂时不会与大部队会合,而是去救援陈博士苏博士!请你们放心,我们有足够的火力可以保护你们!」

  说完,这位军人又紧接着说道:「你们不安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在这里承诺,我们军人绝对会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你们的安全,这一点请你们放心!」
  字字铿锵有力,我们也生不起怀疑的念头,一时间,所有人又沉默了,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大概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四周突然被枪声环绕,并且和浪潮一般的丧尸吼声一并袭来。

  「班长!我们已与友军会合!」驾驶室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声音。

  「继续前进!」我们面前的这位军人,也就是班长,对驾驶室内的驾驶员命令道。

  说完,这位班长又打开了射击孔,往外面看了一眼,果然,外面又出现了几辆装甲车和一辆坦克,一同前往雷达上所标记的地点。

  「019呼叫015,019呼叫015,收到请回答,完毕。」雷达里又传来了呼叫声。

  班长拿起无线电,回应道:「015收到,完毕。」

  「019已获得上级授权,负责指挥其他救援队伍,现在请求各队汇报情况,完毕。」

  「015收到,目前状况良好,武器弹药充足,无人员伤亡,已救援十个平民,完毕。」

  「013收到,目前武器弹药充足,无人员伤亡,已救援十二个平民,需要绷带和营养液,完毕。」

  「014收到,目前武器弹药只有一半,无人员伤亡,已救援十三个平民,状况良好,需要弹药补充,完毕。」

  「011收到,目前武器弹药缺乏,有一名士兵阵亡,已救援十四名平民,状况不佳,需要弹药补给,需要药品补给,完毕。」

  「019收到,鉴于各队目前状况,救援完毕之后,苏博士与陈博士由015负责护送,完毕!」

  「015收到,完毕。」

  通话结束之后,班长就开始检查自己的武器状况,而我们这些平民则是坐在一旁,尽量不去打扰到他。

  不得不说,军队确实给了我们很大的安全感,在行进的路上遇到丧尸时,装甲车上的机枪手直接开枪扫射,其他小队的士兵也纷纷在一旁进行火力支援。
  虽然一路上充满了枪声和火药的气味,但我们却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几分钟后,无线电又响起了声音。

  「已到达目标地点!苏博士与陈博士就在商场里面!用最快的速度清理掉丧尸!」

  「收到!」班长大声应道,然后端起步枪,直接打开装甲车的车门,纵身一跃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紧张,不安,惶恐,各种各样的情绪逐渐蔓延到我们的心头。

  妈妈紧紧抱着我,小声地在我耳边说不要怕;二姨则是坐在何耀山身边,抓着他的手背,轻轻地拍了拍。

  黄美琴看到这一幕,直接把脸撇到一旁,小声地哼了一下;而王志宾则是在何耀山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眼神复杂地望着我二姨。

  马经理面无表情地背靠着驾驶室的门,外面激烈的枪声似乎都不能让他产生波动。

  两名样貌斯文的大哥哥和另外两个穿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靠在了一起,面色阴晴不定的透过射击孔看着外面。

  「哒哒哒哒哒——」

  「轰轰轰!」

  「砰砰砰!」

  「火力覆盖!!」

  「手雷!」

  「王兵!上榴弹!」

  「机枪手!你他吗没长脑子?!给我往怪物最多的地方打!」

  「炮手!上高爆弹!」

  「轰!」

  「漂亮!再来一发高爆弹!」

  「老陈!你那两个手雷是你生的崽啊!?舍不得扔!?」

  「换弹!」

  「火力继续!不要停!」

  就这样,在军人们嘈杂的喊声与激烈的枪声,刺耳的炮声中,我们这些平民在装甲车内等待了几分钟,而车顶的机枪手也连续射击了几分钟,火药味都弥漫到了装甲车内部,而且弹壳也不停的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的耳朵简直都要被震聋了,从小到大,这种场景我只在电视上看过,炮声也只在电视上播出的军事演习中听到过,从来都没有亲身体会过。

  而现在,每一次炮声响起,我的心脏都会跟着颤抖一次。

  耳膜都被震的发疼,脑子里只剩下了「哒哒哒哒哒」的声音,鼻腔里也被火药的气味充斥着,只有妈妈将我紧紧抱住才能给我一丝安全感。

  除了枪声和炮声之外,最大的就是丧尸们的吼声。

  我不知道外面又多少丧尸,但至少从丧尸们的吼声来看,不会低于一千,这些怪物发出的声音和军队的枪炮声交织在一起,使得大地都在震颤。

  之后,又过了一分钟。

  「快快快!快上去!」刚刚离开的那位班长的声音又回来了,而且还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我们只看到两个人几乎是被当做人偶一样的被扔了进来,身体撞在装甲车的内部,发出了「扑通」的闷响声。

  然后,满脸都写着紧张两个字的班长挤了进来,对无线电吼了一声:「救援完毕!请求撤退!」

  「撤退!」无线电那头传来了毫不迟疑的回答。

  「轰隆隆隆!」

  装甲车的引擎发出了响声,履带开始运转,驾驶员似乎将速度加到最大,班长果断地钻进车内,反手就将车门死死关上,还不忘锁住。

  做完这些之后,仿佛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班长直接一屁股坐在车内,大口大口的喘气。

  此时,我注意到,这位班长的步枪已经不见了,只有手上还拿着一把手枪。
  「唔…咳咳…」这时,被扔进车内的那两个人咳嗽了两声,其中一位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男性;另一位看身形和一头长发应该是一位女人,只不过她背对着我们侧躺在车内,看不出来是多少岁。

  这两个人都披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将身体裹的严严实实,看样子是为了防止丧尸的撕咬。

  「谢…咳咳…谢谢…」这时,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挣扎着爬起来,虽说被这位班长粗暴的抓住身体丢进了装甲车内,但他也知道这是为了救自己,由衷的道谢说道。

  然而,我的妈妈和二姨却忽然皱起了眉头,这倒不是因为这位老人,因为我发现她们两个的眼神是落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

  此时装甲车已经在全力行驶了,正在将丧尸甩在后面,危险也解除了;班长站起来,对老人家挥了挥手说道:「陈博士,你不用道谢,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军人应该做的。」

  虽然脸上流淌着汗水,但班长还是平稳下了呼吸,说道:「陈博士,您现在已经安全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还请直言。」

  「哪里还有什么需要啊,能捡回一条命我就很感激你们了。」陈博士一脸的庆幸,说道:「你们不知道,我之前和苏博士都已经快要绝望的自杀了。」
  「对了,苏博士怎么样,有没有伤着?」班长此时注意到仍然倒在车内的苏博士,问道。

  「唔…唔…没…没事…」苏博士慢慢地用手撑着身体爬起来,晃了晃头,说道:「只是…头…有点晕…歇一下…就好…」

  「这…这个声音!」二姨和妈妈突然叫出了声。

  「嗯?」苏博士猛地一惊,刚刚爬起来的她差点又倒下去,只见她满是错愕的望着我二姨和妈妈。

  「小玉!?」苏博士的表情瞬间从错愕变成惊喜,接着又从惊喜变成痛哭,可没几秒钟的功夫又从痛哭变为喜悦。

  「小君!这是你大姨!」妈妈激动地对我说道,本想要冲上前去和大姨拥抱在一起,却被二姨抢先一步。

  没错,此时此刻,二姨终于绷不住了,一直以来都显得淡定的她此时此刻终于是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直接冲上前去,与我大姨拥抱在了一起。

  「大姐!我以为…我以为你…」二姨说着,声音哽咽了起来。

  「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大姨笑着拍了拍二姨的背:「这么大的人了,你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哭啊?」

  话虽这么说,但我却看的清清楚楚,大姨的眼睛里明明已经泛起了泪光。
  「等等…你们是…姐妹?」陈博士苍老的双眼看着我二姨和大姨,惊讶地问。
  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人想问的,就连班长也是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们。
  「对!我们是亲姐妹!」二姨说着,牵着大姨的手来到了我和妈妈面前,然后又牵着我妈妈的手,说道:「我们三个是亲姐妹,没想到在末日之后我们还能重聚在一起!」

  正在众人惊叹之时,大姨看着一脸激动的妈妈,露出一丝丝的疑惑:「你是…肥燕子?」

  「大姐,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吗?」妈妈神情一愣,说道。

  「不,我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妹妹,但是…你变得太多了…」大姨看着我妈妈现在的样子,皱着眉头说道。

  妈妈这才想起,自从感染病毒之后经过强化,又经过了儿子精液的日夜滋补,自己的外表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变得更漂亮了!」大姨皱着的眉头忽然缓解,笑着对妈妈说道。

  妈妈也跟着笑了笑,看来对方并没有起疑,这倒也省了自己解释的麻烦。
  「这也太巧了吧…」王志宾看着我大姨二姨和妈妈重聚在一起的喜悦笑容,不可置信地说着。

  话虽如此,但事实确实这样发生了,众人也都表示祝福,连班长也跟着说了一声恭喜。

  只不过,班长没有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而是对陈博士说道:「陈博士,我们现在正在与大部队会合,请问您还知道其他研究人员的下落么?」
  陈博士经他这么一问,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也没用了,以现在市内的丧尸密集程度,其他人就算活下来也是凶多吉少,我和苏博士是运气好才撑到军队进城。」

  说完,陈博士反问了一句:「哦对了,现在外面的状况如何?除了本市之外,其他地区有没有丧尸出现?」

  班长如同我们之前询问的时候一样,回答道:「很遗憾,全国各地都出现了丧尸,数量极多,根据我们最后接到的情报,全世界的国家都被丧尸席卷,无一幸免。」

  「唉…」陈博士又叹息了一声:「没想到啊…到头来…还是来不及…」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